西湖君庭小區物業六萬元將裝修材料服務隊承包出去

  拿到新房,下一步就該張羅著裝修的事了。可是家住相城區西湖君庭的業主們,卻因為裝修,和物業搞得很不愉快。
 
  朱先生說,房子是4月25號交付的,之后一家人就準備裝修,可是裝載材料的卡車準備進入小區時,物業卻表示,3噸以上的車輛嚴禁進入小區。無奈裝修工人只能用手推車一車車的運水泥。
 
  朱先生認為這是間接地刁難施工,讓業主知難而退,服從他們指定的客戶。
 
  朱先生口中“指定的客戶”,就是和物業合作的裝修商,他們把建筑材料隨意堆放在小區內。不僅如此,朱先生說,自己找的打孔隊也不得進入小區。那么,事實真的如朱先生所說的這樣嗎?隨后,記者跟隨業主進入了小區。
 
  暗訪中物業負責人承認六萬元將服務隊承包了出去。
 
  不過,物業負責人表示,“服務隊”的本質還是服務居民的。裝修材料“服務隊”也會幫忙運送。
 
  而朱先生則透露,“服務隊”打孔要比自己找的貴兩倍,價格在無形中增加了。
 
  在業主的交涉下,物業方面答應,明天會和業主代表協商方案整頓小區。律師表示,針對壟斷裝修施工業務,收取高額施工費用的行為,業主可以直接向開發商以及住建部門進行反映,要求整改。
 
  律師建議如果侵犯到小區個人的業主的利益,業主可以單獨作為法律主體,提出他們的訴求,要求排除妨礙。

順星苑小區業委會因為清退物業公司引發了一場沖突

  身處鬧市的一個居民小區,近幾年來業主與物業公司鬧得不可開交。昨天下午,武昌安順星苑小區業委會因為清退物業公司引發了一場沖突。水果湖街道辦組織的安保力量臨時接管了小區門崗。
 
  昨天下午2時30分左右,記者來到該小區時,不少居民已來到物業辦公室,部分業主強行進入辦公室將電腦桌、電腦等搬出,將人員清出辦公室后將辦公室大門用焊條封住,并因此與物業人員發生沖突。
 
  小區業委會負責人稱,對物業采取清退行動是出于無奈。小區現在的物業服務由武漢(樓盤)天一公司負責。該公司入駐6年來,小區在環境衛生、綠化、安防諸方面每況愈下,業主怨聲載道,超過一半的人拒交物業費。4月24日,業委會召開業主大會,超過半數業主同意與武漢麗島物業公司簽署物業服務合同。次日,業委會致函天一公司,要求做好交接工作,并于5月4日與麗島公司簽署了物業服務合同。但天一公司一直拒絕與業委會交接,新的物業公司無法入駐。在水果湖街道辦、武昌區房管局等多次協調未果的情況下,5月6日,業委會決定起訴天一公司。但就在4月27日,小區8名業主以業主大會投票存在違法違規為由,將業委會告到了武昌區法院。這意味著業委會起訴天一公司的案件要等業主起訴業委會的案件審結之后才能開庭,時間會拖上至少一年。多數業主不愿再這樣等下去,于是決定自己行動,清退物業公司。
 
  為什么天一公司要一再堅持留在小區?業委會負責人表示,小區有400多個停車位,白天業主上班后,物業可以將停車位向社會車輛開放,一天停車費可以收取四五千元。即使在多數業主不交物業費的情況下,他們仍不愿意放棄這筆收入。
 
  天一公司負責人則表示,他們質疑業主大會投票有造假情況,希望等到業主起訴業委會的官司審結后再決定是否退出。對小區多數業主不交物業費的情況他予以否認,稱小區70%左右的業主都交了物業費。該負責人承認,雙方物業服務合同在2013年已到期,雖然沒有續簽,但他們一直在提供服務,并得到了業主認可。
 
  昨天,水果湖街道辦組織的安保力量接管了小區門崗,街道辦負責人還將業委會和物業負責人召集起來,表示業主大會的投票符合法律程序,要求天一公司退出小區,避免與業主發生沖突。
 
  昨晚,水果湖街道辦、武昌區房管局等單位還在小區召開了有業委會、天一公司、麗島物業等參加的協調會,要求保證小區的安全和穩定,讓麗島物業盡快接手小區的物業服務工作。

大學嘉園多名業主因拒交物業費遭物業強拆水表

  連日來,菏澤大學嘉園的多位居民撥打本報熱線反映,因為對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管理服務不滿,部分業主采取拒繳物業費“對抗”。結果,物業強行卸走了多位業主的水表,說只有繳齊所欠物業費,才給重新安裝。連日來,部分堅定“對抗”業主的日常生活均在“斷水”中度過。
 
  小區內坑洼遍地,垃圾“頂尖”
 
  “家中斷水都8天了,現在盥洗、吃飯都成了問題,物業不想著從根本上解決小區的居住環境,卻采取這么極端的辦法‘催費’,太讓人憤怒、寒心了。”昨日,在菏澤大學嘉園,業主張愛菊(化名)氣憤地說。
 
  在去往業主張愛菊家的路上,記者注意到,該小區除大門口往里100米距離的道路還算平整外,其余的小區道路則“慘不忍睹”,裸露地基的坑洼、斷裂幾乎處處可見,且大部分已連成片,業主們只得小心翼翼地行走、如履薄冰。“剛下過兩場雨,這路還算好的,要不然,路上飛揚的塵土真能嗆壞人,還要時時小心路上不時被汽車輪胎擠壓飛崩出來的小石子,這可沒少傷了居民。”張愛菊說。
 
  記者還注意到,該小區2、3號等樓前的垃圾桶內,垃圾被塞得堆起“山尖”,垃圾桶周邊也是垃圾,嗆人的霉臭味和嗡嗡亂飛的蒼蠅讓人避之不及。“兩三天清理一次,這幾天還算好的,之前一周清理一次都算不錯了。尤其是夏天,一天天的不敢開窗透氣。”2號樓業主劉大姐告訴記者。她的說法,記者從其他多名業主那里得到印證。
 
  記者發現,小區內的綠化也“形同虛設”,由于缺少停車位,汽車亂停壓禿草地、開辟出來的成片菜地等毀綠現象隨處可見,部分業主為了保存自家樓前的綠地甚至使用了圍欄將草地圈圍起來;部分單元防盜門不是缺失就是損毀,有些業主兌錢換了防盜門。
 
  張愛菊居住在17號樓,鑲嵌在樓道轉角墻內的一處小鐵門被打開,內里有兩根和住戶家連接的水管管道,其中一處的水表被卸除,滴滴瀝瀝的水珠不斷滴落。在張愛菊家,盥洗間內是一盆盆一桶桶的水,甚至連洗衣機都被當做“儲水罐”。“物業給斷了水,我們只能從鄰居家借水用了。”張愛菊頗為無奈地說。
 
  業主:根本就沒想賴掉物業費,不過是督促他們做好服務
 
  “小區業主大部分是菏澤學院的老師。物業最初管理得還不錯,雖然房產證因為種種原因遲遲不能辦理,但道路還算完整、垃圾也能及時清理。但從2010年后,小區物業就開始‘偷懶’了,居住環境越來越差,業主怨聲載道,集體找過他們幾次都不管用。直到2014年下半年,業主才聯合起來開始不繳物業費。”業主成盼(化名)說。
 
  在此后的兩年“斗爭”中,部分業主或租住戶沒能頂住壓力繳納了物業費,至今堅持“死磕”被卸掉水表的業主多達近20戶。在張愛菊拿出的一份《卸除水表通知》單上,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卸除水表通知,戶號:17-xxx,姓名:張愛菊,該戶長期拖欠物業費,物業公司予以暫停供水服務并將水表拆除,直至繳清所欠物業費。如發現私自對接水管,按偷水處理。大學嘉園物業處,2016年6月8日。”
 
  “6月8日下午,物業的人來我家說,如果不繳拖欠的物業費,就要卸水表。我不讓,他們強行拆卸。我撥打了110,但即使民警來了,他們還是該卸的卸,不予理睬。”張愛菊氣憤地告訴記者,“每年680元的物業費一點兒都不多,我們根本就沒想賴掉這點兒錢,只是想通過此舉督促物業將服務做好,也多次轉告他們不繳物業費的理由,沒想到他們竟然采取如此過激的行為。”
 
  物業:停水實屬無奈,只為追繳物業費
 
  記者跟隨不斷聚集而來的多名業主趕到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并未見到物業管理處經理孫浩,只在辦工桌上發現4塊被卸下來的水表,濕漉漉的表面顯示,該水表被卸掉的時間并不久。“孫經理不在,不過,他交代你們把錢(欠的物業費)繳齊,我立馬給你們安裝水表。”該辦公室的一名水暖工告訴大家。
 
  記者電話聯系到孫浩。他表示:“說實在的,接手大學嘉園小區我也是后悔得不行。該小區存在頗多問題,像在建設施工中擅自更改規劃設計方案,導致業主的房產證遲遲不能辦理,還有小區內綠化土層深度、道路鋪設、車庫車位建設等均達不到驗收標準,造成目前居住環境日益惡化,而小區房屋、公用設施專用基金也遲遲不能到位,以上問題都不是我們能夠‘管控’的,而部分業主不明就里指責我們物業不作為,甚至以不繳納物業費為‘要挾’,我們是有心將小區管理得更好,但部分原因真的超出我們的管理范圍了。”
 
  孫浩還表示,至于垃圾不能及時清理,是因為附近的垃圾中轉站不接收該小區的生活垃圾,無奈之下,清理人員只能運往更遠的地方,這中間的開支又增加不少,再加上不少業主不繳納物業費,收支嚴重不平衡,才導致生活垃圾“存夠”再清理的現狀。
 
  “其實,此次卸水表催繳物業費實屬無奈之舉。他們絕大多數都已經拖欠了兩年以上的物業費,之前小區服務能力還能維系,但隨著他們人數的不斷擴大,我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孫浩告訴記者。
 
  律師:雙方做法都有過錯,溝通解決才是正道
 
  對于此問題,記者采訪了山東誠維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占軍。他表示,類似的業主與物業的糾紛并不少見,物業服務不到位,業主就不交物業費;業主不交物業費,物業就斷水或不給開通門卡。業主與物業的“戰爭”多種多樣。
 
  “在這件事上,大學嘉園小區業主的過錯是不交物業費。物業提供的是公共服務,如果不滿意,在小區業主委員會存在的情況下,可以向他們或相關單位科室反映,甚至可以通過業委會組織協調全體業主表決炒掉物業公司。”孫占軍說,此外,對于小區存在的固有問題也應通過法律途徑起訴責任單位,但不能用物業費當籌碼。
 
  “君信物業在這件事上的錯誤是不該拆掉業主的水表停止供水,因為物業公司沒有這個權力。”孫占軍表示,業主不交物業費,物業可以去法院起訴,但這種“以暴制暴”的方法屬違法行為。

世嘉錦庭小區物業捆綁收費 不交物業費家里就停電

  近日,連續有市民通過96110熱線反映小區物業捆綁收費,以不收水電費來要挾業主交物業費。按理說,物業與業主之間是提供與購買服務的合作關系,物業費與水電費也并不是一碼事,但是類似的捆綁收費情況卻總是屢見不鮮,到底又該怎么解決?
 
  市民:不交物業費家里就停電了
 
  “我們小區居民對物業服務不滿意,所以拒絕交物業費,但是物業公司竟然連電費也不收了,有的居民家里都停電三四天了,依此迫使居民去交物業費,這種捆綁式的收費真的太不合理了。”福山區世嘉錦庭的一位業主投訴道。
 
  原來,該小區不少業主因為感覺物業服務質量不行,所以拒絕交物業費。對此,物業公司對于不交物業費業主也不再收取水電費,結果導致不少業主家中停電情況的出現。物業公司的理由很簡單,代收水電費也是物業服務的一部分,如果業主不交物業費,他們自然也不能履行代收的物業服務內容。
 
  無獨有偶,家住福山麗景佳園小區的居民也遇到捆綁收費的問題,原因是單元門口的管子滴水,物業不能及時維修,也不給出相應的說法,所以業主拒交物業費。
 
  爭議:到底能不能捆綁收費?
 
  從目前市民投訴的情況來看,捆綁收費似乎在不少小區都存在或者曾經存在過,那么這種收費方式到底合不合規呢?
 
  物價部門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省里對于這種收費模式并沒有一個明確的規定判斷其是否合法,但是從常理來看,物業費收取是因為物業公司為居民提供物業服務,水電費則是其他用途,所以是不應該捆綁收取的。
 
  關于合同約定,有法律人士表示,現在有的物業公司將“代收水電費”作為了物業服務的一項內容,這種情況下就屬于合同約定,如果業主不交物業費,那么物業公司就可以不代為收取了。所以,對于捆綁式的收費,目前法規暫時是沒有明確規定的,主要按照業主與物業公司的合同約定執行。
 
  疑問:水電費為啥不直接交給水電供應單位?
 
  對于物業捆綁式地收取物業費與水電費,不少業主也咨詢過了自來水公司與供電公司,但得到的答復往往是“不能直接交費”。對此,記者也咨詢了市自來水與供電等部門。原來,現在不少的小區都屬于“二次供水”與“二次供電”的情況。小區內的供水與供電設備以及管道線路都由開發商投資建設,產權歸屬開發商或者物業,其所有的管理也由物業負責,所以收費也由他們收取。也就是說,每一位業主并不是供水或者供電公司的直接客戶,他們只是將水或者電送到小區的總線路表之前,進入小區后則由物業來負責了。所以,業主也就不能直接將水電費交給水電供應單位了。
 
  當然,對于那些已經將水電設備管理移交到供水或者供電公司的小區,業主的水電費也就不用通過物業來收取了。
 
  根源:處理好物業與業主的關系是關鍵
 
  其實,捆綁式收費不過是目前物業與業主矛盾關系當中的一個方面,歸根結底還是當下物業公司與小區業主之間沒有形成一種良性的合作關系。實際上,業主通過物業費來購買物業公司提供的服務,是一種典型的市場購買服務行為,但是實際生活當中卻出現了一系列難以破解的矛盾難題。
 
  業內人士分析,目前新建小區的物業公司多數是開發商開始指定的,并未由業主從市場當中選擇,從煙臺小區總體情況來看,成立業主委員會的小區并不太多,所以“更換物業公司”的情況相對來說也比較少,這種無法選擇物業公司的情況就使得一些物業公司成為了“管理者”,而不是“服務者”,所以停車收費、物業服務等一系列的矛盾也隨之出現,難以解決。
 
  要想解決這一難題,物業管理系統性法規出臺是關鍵。目前,我市也正在制定小區分級與收費的相關管理規定,當對小區服務達到什么樣的標準、收取什么樣的費用等有了明確規定之后,一切按照規定執行,自然也就避免了此類糾紛的出現。

新月明珠花園一臺電梯近日兩次發生急墜故障

  昨日,本報記者收到報料稱,番禺區大石街新月明珠花園一臺電梯近日兩次發生急墜故障。7日晚8時左右,一住23樓的女子帶倆孩子下樓,當電梯下行到9樓時,突然失控急墜到四五層中間。8日早上7時30分,連夜修好的同一臺電梯又發生了急墜故障,造成9人被困。
 
  記者走訪中,該小區業主紛紛吐槽小區多臺電梯頻發故障。這究竟是什么原因?誰來為電梯安全負責?記者來到該小區展開調查。
 
  文、圖/廣州日報記者肖桂來
 
  日立電梯派員
 
  排查故障原因
 
  記者了解到,接連發生急墜故障電梯的生產廠家為日立電梯。昨日,記者撥打了客服電話。
 
  一位客服人員表示:“我們已了解該小區電梯故障情況。目前已派幾名技術人員到該小區進行調查,排查故障原因。不過,具體原因還要等最后反饋。”
 
  數據
 
  經常手擋電梯
 
  容易導致故障
 
  據廣州市質檢局2015年12月數據顯示,廣州共有11.7萬臺電梯,且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長。目前,這11.7萬臺電梯每天發生的困人事件約為11.4宗,也就是說1萬臺中就有1.14宗。
 
  按照國家規定,如遇電梯困人應急事件,必須要在30分鐘內趕到現場。廣州質監局特種設備處相關人員稱,在廣州基本上15.8分鐘就趕到現場,8.2分鐘救出人。  在電梯困人應急事件中,很多是因為停電或用手擋電梯的原因造成。為何手擋電梯也會導致被困?據了解,升降電梯自身有一個程序,如在正常開關時被擋過10次以上,電梯程序會產生“有故障”的判斷,于是會自動關閉。如此,再進入電梯的人就容易被困。
 
  不到12小時,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道新月明珠花園2座1單元的同一臺電梯兩度急墜,嚇壞了許多業主。
 
  9日下午14時許,記者來到現場,只見該單元大堂中有兩臺電梯,其中一臺已被圍蔽起來。過沒多久,就有電梯維修人員到達現場,開鎖后進入轎廂,進行維修作業。業主阿賓表示:“這兩天,這臺電梯已有兩次急墜故障了。”
 
  電梯驟降 嚇壞母子
 
  電梯卡在4樓和5樓之間,儀表顯示為1樓。
 
  阿賓向記者展示了事發時的圖片和視頻資料,7日晚8時4分左右,阿賓下班回家走進大堂,發現左側電梯小屏幕已無樓層顯示,無法使用。“后來才知道電梯出故障了,一位年輕媽媽和兩個孩子被困在轎廂里了。”
 
  被困者鐘小姐告訴記者,她從23層進電梯,當時晚飯后帶兩個小孩下樓散步。“電梯剛開始啟動時,還算穩當。當下行到9樓時,突然出現急墜,伴有晃動。我一手牽著大兒子,還要用身體護住嬰兒車里的小兒子,另一手拼命按鍵試圖讓電梯停止。”鐘小姐說,等電梯停下來,儀表顯示為1樓。
 
  據轎廂內監控視頻顯示,電梯停下后,鐘小姐一邊撥打電話呼救,一邊按動開門鍵,并試圖用手去推開門,多次嘗試后,電梯門竟然打開了,可是卻處于樓層夾層,見情況危險,鐘小姐又用雙手把電梯門拉合上,以防意外。此時,她還不清楚,電梯實際上是卡在了4樓和5樓之間。
 
  此時,家住4樓的業主劉先生聽到電梯轎廂里傳來哭鬧聲,他跑出來看到外面電梯顯示屏一片漆黑,沒有紅色樓層數字跳動。劉先生意識到,有人被困在電梯里了。隨后,幾位小區保安也趕來打開了電梯門,兩個孩子已被嚇得哇哇直哭。鐘小姐表示,在被困時間里,轎廂內很熱,她一直用力扇扇子,并安慰兩個孩子。
 
  阿賓表示:“當時,現場并無專業救援人員,只有保安和業主。大家意見也不太一致。有保安說載客艙下半部的門在4樓,探個身子進去把人救出來就是了,但電梯懸空難免有危險;也有人提議把電梯降到1樓再救人,但此時已關閉了電梯電源,沒有專業人士,誰也不敢操作。”
 
  最后,大家還是決定“馬上救人”,“先是把稍大點的男孩救了出來,然后再把嬰兒車里的男童抱下來,最后把大人救出來。好在,最終有驚無險。”阿賓說。
 
  再次急墜 再困9人
 
  電梯已經搶修過了,運行兩個多小時又出事。
 
  據了解,人員獲救后,電梯連夜進行了搶修,到7月8日凌晨5時完成維修并恢復使用。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剛剛恢復運行兩個多小時,即7月8日早晨7時30分,這臺電梯又發生了急墜故障,包括3名小童、1名老人家在內一共9名住客被困其中。“當時正是電梯使用高峰期,大家都以為電梯維修好了,不會有事,沒想到還是發生了急墜的情況。”阿賓說。
 
  對于此事,小區物業管理處人員證實,的確是同一臺電梯兩次出了故障,且連在電梯井內卡住的位置都幾乎相同。
 
  已維修完畢了,為何又出故障?該物管人員解釋稱:“第一次是電梯發生了機械故障,事后的確已修好。第二次出故障則是因為電梯內部一個監控視頻線斷了,卡住了電梯某些位置,造成了急墜。”
 
  小區多臺電梯出現類似故障
 
  昨日,記者采訪了多位業主。2座1單元住戶劉阿姨告訴記者:“此次電梯出事不是頭一次了,幾個月前,我老伴就被卡在10多層的位置,后來叫來保安才把人救出來。”
 
  小區另一位業主阿遠表示,近年來,小區2棟、8棟、10棟都有電梯出現故障的情況,急墜最為常見。據悉,該小區有13棟樓,樓高23層,共有26臺電梯,2007年左右業主入住,電梯運行已有10年。
 
  業主們表示,他們已多次向管理處進行投訴,但電梯問題仍舊沒有解決。“究竟是老化、零件故障、還是維保不到位,物管從來沒有過多的解釋。”業主陳先生說,這一次如果不是業主有拍照留下證據,并向媒體爆料,恐怕此次事件仍會無聲無息。
 
  焦點關注
 
  小區多臺電梯為何故障頻發
 
  對于業主吐槽小區電梯故障頻發,管理處人員表示他們也有委屈,“目前,沒有接到電梯異常情況增多的報告,最近有一次電梯故障,是因為供電局沒有提前通知,突然停電,停電幾秒,造成了個別電梯發生了急墜故障。”
 
  該人員還表示,“維保不是我們負責,不能完全把責任怪到我們頭上。”據該人員介紹,此次出事的電梯前不久剛剛做完年檢,誰也想不到很快又出問題。接下來,物管會委托電梯維保公司對小區所有電梯進行全面排查和檢修。
 
  為何沒等專業人士來就救援
 
  《廣州市電梯安全管理辦法》規定,電梯日常維護保養單位在接到困人故障報告后,應該30分鐘內趕到現場實施救援。對此,有業主質疑,在近日救援中,只有保安和業主參與,并未有電梯救援專業人員在場,如有救援不當,很容易引發二次事故。對此,小區管理處人員回應稱,本次故障發生后,管理處已聯系了電梯救援人員,但他們沒這么快趕到,“保安人員也進行過這方面的培訓。”那么,保安的救援是否足夠專業呢?該人員稱,當時已切斷了電梯電源開關,救援“沒問題”。

記 上海淀山湖新城的物業故事

 
 
  隨著青浦大型居住社區建設的逐步落成,切實實現了動遷居民渴望安居樂業的愿望。物業管理圍繞城市建設大局,在住宅小區綜合治理中扮演著越發重要的角色。
 
  在物業管理過程中,我們面對的是廣大的動遷安置居民,那么如何才能使他們自發地理解和支持我們的工作,我的同事曾和我講過這樣一段話:“物業管理工作瑣碎而又細致,只有點滴積累,只有長期的感情投入,才能贏得業主的信任和理解。”下面,讓我們走進這些普通的物業管理人員,一起來解讀他們的物業故事。
 
  第一個故事:

  講述物業人應急響應,搶修搶險保一方平安
 
  寒流難擋物業情。2013年年末,上海市連續出現極端天氣。就在小年夜,天橋新苑一期小區居民樓水管及水閘突然發生爆裂,整個居民樓二樓全部被淹沒,不及時處理后果不堪設想。
 
  正在和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天橋新苑物業經理老周接報后,放下碗筷、當機立斷向保安交代一些應急措施,要求保安盡力控制現場情況。隨后,他立刻驅車從青浦西岑趕往天橋小區。當時刺骨的寒風和惡劣的氣候增加了搶修的難度,經過排查,老周將事故的原因、現場情況報告了公司領導,并迅速聯系專業維修人員進行搶修。
 
  然而時值小年夜,大部分搶修員工都已經回家過年,一時間找不到人。幾經周折,好不容易聯系到一名家住青浦的專業維修人員,由于交通不便,老周親自開車往返接送維修人員到小區搶修,在排除故障恢復供水以后,老周又再次回到小區組織2名執勤保安,清理了現場的大量積水。待一切恢復原樣后,時間已是深夜11點。
 
  熱情融化冰雪,溫情感動你我。為了肩上的那份擔負的責任,老周向大家展示了一名物業公司普通員工的職業道德和操守,他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和發揚。
 
  第二個故事:

  講述物業人多措并舉,殘疾人家庭通行無障礙
 
  淀湖山莊三期作為公司首個朱家角地塊物業項目,自2013年起正式接管。在小區日常管理過程中,我們發現單元的入戶臺階往往給腿腳不便的老人、特別是殘疾人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為了給殘疾家庭的生活起居提供便利,管理處積極謀劃,主動聯系居委會共同研究對策,針對無障礙設施有迫切需求的殘疾人,承擔入戶坡道改造項目的組織施工。同時,針對小區部分道路較復雜的路段,管理處特別開辟了“愛心捷徑通道”,進一步方便老人日常出行。
 
  不僅如此,管理處從不同殘疾人家庭的特殊需求出發,量體裁衣,貼身打造無障礙方案。對于肢體殘疾人家庭,進行坡道改造,加裝扶手,地面平整硬化;對于出行不便的老人,設置“愛心捷徑通道”;對于盲人家庭,鋪設盲道等。
 
  這些惠民工程的實施,大大改善了殘疾人的出行條件和生活質量,得到了轄區居民的廣泛贊譽和好評,更將物業的關心幫扶真正幫到群眾的心坎上。
 
  第三個故事:

  講述物業人志愿服務,創新社區服務類型
 
  2014年,在盈浦公寓項目管理處一次例行巡檢過程中,現場管理員發現一位耄耋老人暈倒在垃圾桶旁,老人臉色蒼白,呼吸有點微弱。我的同事見此情景,立刻向小區管理處匯報情況。其余的管理員也顧不得多想,趕緊跑到老人身邊。
 
  當時看到這種情況,大家迅速撥打了120急救電話,由于天下起了雨,大家自發為老人撐起了傘,漸漸地老人有了意識,但還無法說話,也不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大家一邊積極施救,一邊詢問路人試著尋找老人家人的線索。
 
  為防止老人昏迷,大家還不停的呼喚老人、和老人說話,老人艱難地從上衣兜里掏出了手機,通過幫助查詢號碼,終于聯系到了老人的親屬,最終大家合力把老人護送上救護車。經120診斷,老人因突發高血壓而昏倒,所幸救助及時,老人的傷病并無大礙。事后老人特地為盈浦公寓管理處送來了感謝錦旗。
 
  經過此事,考慮小區居民中,孤老、空巢老人占了很大比例,鑒于這種特殊情況,項目管理處經反復研究,在街道、社區的幫助下,在小區內正式成立空巢老人志愿者服務隊,物業服務人員在履行物業服務的基礎上,依托物業平臺,重點對孤老、空巢老人進行定期登門拜訪,幫助老人打掃衛生,及時了解、掌握老人的日常生活動態,切實做好關愛老人生活,為老年人奉獻真情。熱心社區服務,共建互助友愛、和諧融洽的社區關系,也因有更多志愿者的加入而煥發光彩。
 
  第四個故事:

  物業人基層黨建,開創黨群工作新局面
 
  考慮到動遷業主絕大多數原先生活在農村,一時難以適應城市社區的生活。為了幫助社區居民盡快適應、融入、參與社區大家庭的建設中,公司全體黨員集思廣益、建言獻策,提出不少好的建議。在共產黨員王蓉同志的提議下,我們山湖秀物業公司黨支部于2015年在崧澤華城大型居住社區內組建成立了“山湖秀”黨建服務工作站,探索提升動遷小區服務質量的管理模式。
 
  “山湖秀”黨建服務站,由公司支部書記直接擔任主要負責人,下設便民服務組、溝通協調組、志愿服務組等6個特色工作組。在支部書記的帶領下,我們做了一些有益的嘗試。
 
  第一、充分發揮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山湖秀”黨建服務站通過“黨員示范崗”、“24小時黨員服務熱線”、“微信交流平臺”等服務窗口,積極拓展與居民業主的溝通渠道,進一步密切了黨群關系。
 
  第二、豐富社區文化,開展多樣活動。“山湖秀”黨建服務站注重創設活動載體,經常性聯合社區街道、居委開展各類文體娛樂活動及主題節日活動。
 
  第三、建立物業管理中黨組織活動平臺。公司黨員分布較散,要召開一次黨支部會議、過一次組織生活會都比較困難。黨建服務站創造了黨員活動平臺,同時發動更多的居民黨員為社區黨建工作出謀劃策。
 
  一幕幕感人的場景,一個個溫馨的故事,展示出高品質物業服務下業主的生活。物業工作是瑣碎的,關乎業主每天的生活質量。只有好的物業公司,才能為業主的生活真正帶來便捷。山湖秀物業憑借多年積累的物業服務經驗,為廣大業主營造出舒適的生活氛圍,先后榮獲“文明單位”、“工人先鋒號”、“文明小區”、“文明樓組”、“誠信企業”、“用戶滿意服務明星”等數項榮譽。山湖秀物業公司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作為公司的一員,我感到無比的自豪與驕傲,對將來更是充滿了期待。我相信在公司黨政班子的正確領導下,在支部全體黨員、員工的共同努力下,山湖秀物業公司一定能在動遷房物業管理這項重大民生工程上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為動遷房物業管理譜寫更炫麗的篇章!